首页 > 丝路花雨

许世德 情迷西沙湾

2021-11-02 14:51 作者:丝路纵横编辑部 来源:《丝路纵横》杂志

  从戎于福建,2013年告别军旅,现工作于泉州市人民政府驻北京联络处。建党百年全国首批经典国学传承人、第四届全国榜样春晚晋京代表、北京东城区作协会员、公共营养师、心理咨询师。诗集《开国将帅诗赞》在2019年由CCTV我爱你中华《声影星迹》栏目组制作成专题片,作为献礼伟大新中国70年华诞荣耀中国系列电视节目之一。代表作:《八闽红色旅游词情》(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正在出版的诗(词)集:《诗诵党史忆烽烟》、《江西红色旅游词咏》、《改革开放词咏》。

  (《丝路纵横》杂志社编辑组)假若不是远房亲戚阿平出差路过泉州,假若那天不是阳光明媚的周末,假若阿平对大海不是那样的痴迷,假若……我不能确定,我何时才会“邂逅”这美丽的、迷人的、令人神往的西沙湾。尽管,泉州市区离崇武西沙湾并不远。生活中往往这样,近在咫尺的人、近在咫尺的风景,不一定都能相遇,要有缘。我与西沙湾初次相遇,就已被她的美深深地吸引,就已被她的美撩拔得激情万丈。

  有缘在盛夏的一个周末与迷人的西沙湾“相遇”,甚幸。

  阿平对大海有一种情人般的痴情,一路上都在听他有关海的话题之“演讲”。路上很顺利,没多久,车子在宽敞、平整的公路上一拐弯,“嘎然”而止,到了。车子还未停稳,阿平早已从车里“冲”了出来,向沙滩奔去,振呼双臂,高呼:“大海,我来了!大――海,我――来――了!”

  我从车里出来,顺着阿平奔跑的方向望去。

  蔚蓝的天空和湛蓝的大海,在远方天衣无缝地相接。金色的阳光撒满大海,撒满沙滩,白色的浪花在海面上雀跃欢腾,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刺眼。

  海面上,穿着时髦性感泳装的俊男靓女们在忘情地嬉戏打闹;一些不善游泳者悠然地躺在救生圈上任凭海浪将他们荡来荡去;有几个胆子大的小孩挣脱父母的手,在水里跑来跑去,全然不顾一阵阵涌来的浪重重地打在他们身上;也有一些摄影爱好者,不停地变换拍摄的角度,将一幅幅美丽的画面定格。

  沙滩上,有的牵着爱犬在悠闲地散步;有的搂着情侣,时不时地相拥亲吻;有的在沙滩上走来走去,寻找漂亮的贝壳;有的用铲子在挖沙,好像在堆砌什么“伟大工程”;有的三五一群,围成一圈坐在沙滩上聊天;有的……

  “好美!”我不由得惊了一声。

  如诗,如画的美。有多美,我写不出来,因为我不是诗人;有多美,我画不出来,因为我也不是画家。只是“宅”了多年的心,以为再也不会有激情了,却在此刻,被眼前的这一幅幅美丽的景色撩拔得激情荡漾。

  我匆匆换上泳衣,像孩子般地在沙滩上跳跃着、奔跑着。宽阔的沙滩上满是晶莹的、金黄色的、细细的沙子,赤着脚踩在上面,仿如踩在松软的、舒适的地毯上,一个浪打来,海水冲到脚上,凉爽、舒服。水退了,细沙从脚丫间滑过,痒痒的,酥酥的,像是妙龄少女的芊芊手指风情地轻轻滑过。

  如果说西沙湾的沙滩是一个柔情万千的女子,那么西沙湾的大海无疑是一个奔放豪迈的烈女。不管你是与她初次相遇,还是久别重逢,抑或是朝夕相处,她都是如此的热烈,一浪又一浪涌来,将你紧紧相拥,就算把你弄疼,也舍不得将你放开。

  阿平水性很好,恣情地在海里畅游着。时而“挑衅”般地招手示意我向深海区游去;时而迎着浪花“疯狂”地冲去;时而扎进水里,许久不肯露出水面,令我们好一阵的担心;时而有意弄翻美女的救生圈,演绎一段英雄救美的故事;时而……阿平的调皮增添了大海的情趣。大海因人而活泼生动,人因大海而纵情欢快。

  我虽然懂几下“狗趴式”的泳姿,初次下海,心里总是怯怯的,只是在海水没过膝盖的地方坐了下来,等待海浪的涌来,然后任由海水纵情地吻遍我的全身,洗去身上所有的尘埃,洗去所有的烦恼,洗去积淀已久的疲惫。海是风情的种,是调情的高手,又好像是专业的心理咨询师。在这样一个原本普通平淡的周末,只因为将自己置身于海里,曾经的红尘烦恼迅速消失,曾经的心结瞬间打开,有的只是心中荡开的一片片涟漪,心底涌动的一阵阵激情。

  悠哉!乐哉!

  我时而轻轻闭上双眸,让心灵彻底放松,一种陶然欲醉的感觉油然而生。

  海浪时不时地冲击沙滩,发出悠扬的声音,与泳者的惊呼声、喝彩声、欢笑声汇合一起,好像是美丽的西沙湾为四面八方的游客奏响的迎宾曲。

  不知何时,天空中飘来一阵阵吆喝声,“五串羊肉,十串牛肉,来了――”起身,顺着声音寻去,沙滩广场上烧烤的炊烟袅袅升起,人群窜动,好一派热闹景象。海风轻轻从面颊拂过,一丝淡淡的海苔和咸盐的气味滑过嘴唇,清凉馥郁,突然感觉到有一种饥饿感在胃中骚动。

  抬头,仰望天空,天色渐暗,远方的太阳像是快要被大海拽入海底,只剩一丁点金黄色的余辉还嵌在海天相接的地方。

  于是,我和家人,还有阿平各自到浴室简单冲洗了一下,换上衣裳,在广场椰树旁找了的一张桌子坐下。我们点了不少的烧烤,荤的有羊肉、牛肉、海鱼等,素的有豆腐、菇类、上海青等,叫了好几扎啤酒。我平常不喝酒,阿平说,来点吧,没酒没气氛。因为是我做东,再推辞,免不了有不好客、不热情的嫌疑,便应了阿平。

  大家有说有笑,喝得还算尽兴,阿平活跃得很,时不时地还高歌一曲,或讲一些半荤半素的段子,把大家乐得不行,也因此引来邻桌的附和。后来干脆合成一桌,还摇起骰子、拼起酒量来了。大家不分地域,不论年龄,不问来历,只是放开肚量地畅饮、无拘无束地神侃。

  夜幕下,欢歌笑语在美丽的西沙湾上空萦绕,久久不能散去。阿平笑了,我也笑了,所有的游客都笑了,沙滩也笑了,大海也笑了。在这里,快乐是大家的,属于你,属于我,属于每一个人。(文/许世德)


阅读上一篇

许世德 醉忆青春

2022-09-01 14:54:13.0 作者:丝路纵横编辑部 来源: 《丝路纵横》杂志
阅读下一篇

孙照宇长篇小说《大厝•三落刊》序评

2021-01-04 17:02:58.0 作者:丝路纵横编辑部 来源: 《丝路纵横》杂志

友情链接

© 2017 丝路纵横杂志 经营许可证编号:闽ICP备17003046号-1   投稿| 杂志订阅| 杂志广告| 关于我们 首页 栏目页 详情页
手机扫码下载丝路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