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风范

康耀仁:《洗尘》荣归

2021-04-29 16:15 作者:孙照宇 来源:《丝路纵横》杂志

  人物名片 康耀仁,1963年出生于福建惠安,书画篆刻家、鉴藏家、艺术史研究学者、中国书协培训中心教授,历任中国书协创作委员会、维权鉴定委员会、新文艺群体工作部委员,曾特聘为《中国美术》编委,获得“全国书法十杰”和兰亭奖,2010年创建榕溪园艺术馆。近年来,他致力于古代书画的鉴藏与研究,主攻唐宋元和明四家,发表学术论文40多篇,出版学术专著《洗尘——榕溪园藏唐宋元绘画研究》。

(《丝路纵横》杂志特约记者 孙照宇)从小就喜欢书画,康耀仁儿时在台湾海峡西岸半岛涂鸦,长大后去了鼓浪屿深造,然后漂到京城,是艺术大千世界里的执着行者。兴趣成就大业,是康耀仁的格言,也是他成长的最好概括。

  先是在学生时代,康耀仁的篆刻作品就已声名鹊起。甫出校门,篆刻、篆书、甲骨文先后多次荣膺全国金奖,继而,行草书在全国楹联展、中青展获得银奖,直至摘取中国书法最高学术奖兰亭奖、全国书法十杰,唯一一次投稿山水画作,也入围中国美术金彩奖。短短的十几年时间里,其书画篆刻作品囊括近五十个国家级大展。

  深厚广博的传统文化修养,成就了通才式的艺术家康耀仁,也让他超凡脱俗于同时代的很多业界人士。中国传统书画讲究诗书画印四位一体,以此衡量,当代书画家鲜有人可以登堂入室。但勤于诗文声律、书画印俱佳的康耀仁,却游刃有余信手自如于其中。

  对于艺术的追求,康耀仁从来就没有安分过,不同科目不同时段地涉及深入。而立之年,在八闽艺界已有一席之地的他,毅然决然地把一切归零,北漂京都。康耀仁坚信,那里才是他艺术的诗和远方。

  长安居,大不易。但他很快地以艺养艺,早早实现了财务自由,不但在京城站稳了脚跟,而且华丽转身的动作接二连三。未届不惑之龄,康耀仁就于京东一隅营建了属于自己的艺术家园,假以专注精研艺事,便于同道谈心切磋论艺,迈进了其人生和艺术的极乐佳境。钦佩羡慕是必须的,但嫉妒恨却大可不必。想想看,中国书法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委员、鉴评委员会委员、新文艺群体委员、培训中心教授等等头衔,乃至因常年在人民美术出版社管辖下的《中国美术》发表文章而特聘为编委,须知道,这个编委要么是中国美协副主席,要么是资深的学者组成,所有这些,岂是我辈随便谁可以比肩试高的?有人思想开小差的那会儿,康耀仁又有大动作了。

  他砥砺十年,潜心于艺术史研究。艺术史浩瀚无垠,但基础项目是鉴赏,没有综合深厚融会贯通的学养、眼力和悟性,于中国古代书画鉴赏是难于上天的。兼书法家、国画家和艺术鉴藏家于一身的康耀仁,精通传统书画笔墨、构图、设色等技法,谙熟古代书画史论典籍及海内外古书画庋藏状况,因此能够如鱼得水悠游于其间。《中华书画家》《中国美术》《中国书画》《文物鉴定与鉴赏》等主要艺术期刊相继发表了他的40多篇研究成果,而且大多数文章都以封面导读重点推介。其触类旁通独具慧眼,见他人之所未见,发前人之所未发的功力由此可见一斑。

  虽说动作很大,但于业界人士之外,其实动静很小。大隐隐于市,当代社会,身居京华,又有几人沉得住气,以十年的冷板凳专注于一件事?这些学术研究心血,结集为《洗尘--榕溪园藏唐宋元绘画研究》,终于在榕溪园十周年庆典之际,由文物出版社正式推出。台北故宫博物院研究员、美国佛利尔美术馆中国艺术部主任、著名艺术史学者傅申题写了书名,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所研究员、《中华书画家》主编王镛撰写了3500字左右的专业评论,《中国书法全集》主编刘正成在序言中高度概括评述曰:“康君之书在当下堪称异类,名之艺术史研究可也,名之以鉴藏学研究亦可。某之观书,读主流平庸之作往往罢读而叹,如此跨界异类之作,岂不拍案惊奇哉!”


  余生也晚,余识也陋,粗浅拜读、反复揣摩经年,竟至心潮澎湃,必欲倾诉所得所感而后快。

  观乎《洗尘》,洋洋泱泱宏论计35篇凡23万言,貌似皆为个案条分缕析,实则依艺术史发展脉络和题材,在完整的中国古代艺术史理论框架下,自觉理性地贯穿着内在统一的思维逻辑,科学爬梳古代艺术史的知识体系并钩沉探奥了道释人物、山水、走兽花鸟、草虫等传统国画科目的传承脉络及艺术演化。

  《洗尘》体例为三分编目。首编研究了唐五代宋元各个年代流派各异的宫庭道释人物画流变路径,于四明画、禅宗画之探秘尤其深入独到;次篇以案例方式对金碧山水、李郭山水、范李马夏山水逐一进行了独观天宇的入境寻幽;三篇兴会自然于鹅雁、猿猴、猫犬、鱼虫等广泛题材,于种种细微之处发掘因年代久远遮蔽而为前人所忽略忽视的关键证据,甚至大胆而雄辩地屡屡推翻掉一些已有的权威定论,并以其“毛羽断代法”的创新研究范式而令读者大开眼界。

  康耀仁匠心独运地用图像比对法、双重证据法和所独创的“毛羽断代法”、搜集“隐秘知识”、建立“样品系统”等方法,拓宽了古代书画研究的思路,业界前辈赞许之余不吝首肯其对整个中国古代书画艺术史的研究都有新的认识、新的启示。

  难得的是,得益于日新月异的技术进步以及顶级博物馆日渐开放亲民的步伐,康耀仁充分照顾读图时代的读者,在历时五年的编辑审稿时段里,不厌其烦地不断更新替换最新公开的馆藏资料,在《洗尘》一书中编排了1000多张高清图片,许多是对艺术品重要细节的高清放大图,以直观的图像比对,帮助阅者更好地理解。

  康耀仁的心血结晶没有白费。《洗尘》面世之后,收藏界、学术界和书画界大咖纷纷驻足叹赏,好评如潮。不但专业人士均以第一时间入藏研读为快,就是普通书画爱好者,很多也以追捧购藏一册而与有荣焉。这样的《洗尘》“现象”,打破了学术专著受众面一向最窄的常规,殊为其难。


阅读上一篇

卢思立 脱颖于木雕艺海

2021-04-29 16:20:42.0 作者:丝路纵横编辑部 来源: 《丝路纵横》杂志
阅读下一篇

陈莉:做义工志愿者是我的人生使命

2021-03-05 08:46:29.0 作者:林淑芳 来源: 《丝路纵横》杂志

友情链接

© 2017 丝路纵横杂志 经营许可证编号:闽ICP备17003046号-1   投稿| 杂志订阅| 杂志广告| 关于我们 首页 栏目页 详情页
手机扫码下载丝路云APP